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福建文史 ->>
关于加强福建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几点思考

 关于加强福建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几点思考

代媛媛

2017年春,福建省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组织部分委员赴南平、宁德、三明、龙岩、漳州等地,与市县政协联合开展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情况调研。调研组深入南平、宁德、三明、龙岩和漳州的 15 个县(市、区),实地察看了红色文化遗址的保护和开发利用情况,召开了多场座谈会,进一步认识到福建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是活化的历史教科书。福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革命 22 年,赢得了“红旗不倒”的赞誉,具有深厚的红色文化积淀。当前,做好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意义重大,既是无上的光荣,也是沉甸甸的责任。

一、福建红色文化遗址的基本情况

(一)革命老区苏区多,革命遗址胜迹多。从党史上看,福建作为著名的中央苏区和革命老区,地位十分突出,红色文化资源丰富。目前,全省有 67 个老区县,被确认为原中央苏区范围的有37个县,视同中央苏区考虑的有4个县,比照享受有关政策的有11个县。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福建红土地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和红色文化遗产。在 2010 年开展的全国革命遗址普查中,全省登记上报的革命遗址有2502处,位居全国前列。红色文化遗址呈现出总体数量大、类别形式多、地域分布广、时间跨度长等特点。

(二)重要党史人物曾长期战斗在福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福建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任弼时、邓小平、陈云、彭德怀、陈毅、叶剑英以及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叶飞、方志敏、黄道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斗争和生活过的地方。从 1927 年成立中共福建临时省委至今,已产生 36 位福建省委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有24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有12位),其中有12位为革命牺牲。在1600 多名开国将帅中,福建走出了叶飞、刘亚楼、杨成武3位开国上将,郭化若、罗元发、傅连暲等 9 位开国中将,以及王集成、孙克骥、叶青山等71位开国少将合计83位,居全国第8位。

(三)福建红色文化价值高。从历史实践看,福建是中国土地革命战争开始地之一,是中国工农红军创建地之一,是毛泽东思想发祥地之一,是党的群众路线重要发源地之一,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是红军游击队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支撑地和北上抗日策源地之一,可以说在中共党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福建人民发动的五大农民暴动,为朱毛红军入闽准备了条件;著名的古田会议,确立了着重从思想上建党和从政治上建军的总纲领与根本原则;毛泽东先后7次入闽,在闽时间约20个月,在福建期间撰写或发表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才溪乡调查》《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反对本本主义》,在长汀首先绘制了创建中央苏区的蓝图,开启了党的早期局部执政实践;长汀、宁化是与瑞金、于都并存的四大长征出发地;闽西工农银行成为筹建苏维埃国家银行的先声,闽西红军学校为创立中央苏区红军学校奠定了基础。福建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坚持革命22年,赢得了“红旗不倒”的光辉赞誉。

(四)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的法规保障有所加强。为了大力宣传和打造福建红色文化品牌,挖掘红色资源,传承红色基因,讲好红色故事,传播红色能量,让红色文化看得见、摸得着、记得住、传得下,2016年,福建省制定印发《福建红色文化保护、传承和弘扬工程实施方案》。根据该《方案》,正式建立了由省委宣传部牵头组织的福建红色文化保护、传承和弘扬工程联席会议制度,这是加强全省红色文化建设的一项重要制度创新。在此背景下,2017 3 1 日,《三明市红色文化遗址保护管理办法》公布实施,这是福建省首部保护红色文化遗址的政府规章,标志着红色文化遗址保护工作开始走上法制化轨道,也为全省红色文化遗址保护利用提供了经验标本。此外,《龙岩市红色文化遗存保护条例》也已获批,将于明年 3 1 日起实施;《漳州红色文化保护、传承和弘扬工程实施方案》《南平红色文化保护、传承和弘扬工程实施方案》等相继出台,我省红色文化遗址保护立法工作不断得到加强。

二、存在问题

总体上看,福建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正在呈现健康向上发展的良好态势,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和挑战,有些方面亟需加强。

(一)红色文化遗址保护状况令人堪忧。红色文化遗址作为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存,具有不可再生性、不可复制性,加强保护是首要任务。调研中发现,不少红色文化遗址得不到及时有效的维修保护,部分革命旧址、旧居破损严重,濒临消失。譬如,调研期间适逢下雨,宁化石璧陈塘红色医院多处漏水,保护状况令人担忧。一些红色文化遗址多为年代久远的寺庙、祠堂、民居,因年久失修,又历经风雨侵蚀,多数房屋建筑已经无人居住和使用,损坏较为严重,开发利用难度大。有些红色文化遗址位置偏僻,加上地震、水灾、火灾、生物破坏等因素影响,自然损毁比较严重;有些红色文化遗址因旧城改造、新农村建设需要等被拆除;有些地方因群众保护遗址意识不强,为了自身的眼前利益,随意侵占或拆毁革命遗址;有些重要红色文化遗址面貌不全或荡然无存,只能用历史照片或绘画来反映;有些红军活动的旧址是民房、家族宗祠、宫庙,当地百姓常常在此燃烛焚香、烧纸放炮,存在安全隐患;有些红军标语写在农村住房的土墙壁上,多数面临大修,在面临城市征地拆迁、新农村建设等现实问题时,如何有效保护成为实实在在的难题。

(二)红色文化遗址管理机制不顺畅。目前,福建省缺乏全省统一的红色文化遗址保护管理办法和条例等法规,一些市县(区)处于保护管理无法可依的状态。总体而言,由于红色文化遗址产权多样性,各地市的红色文化遗址管理单位较为杂乱,大都属于多头管理状态,有的划归民政部门或文管部门管理,有的归当地乡镇管理或村委管理,有的归居民或农民个人管理。由于管理体制不顺,加之管理责任部门与其他部门之间、部门与属地之间管理协调较难,使得一些红色文化遗址管理缺位、不到位,得不到及时有效保护与维修保护。与此同时,一些部门之间、地区之间红色资源开发处于无序状态。有些开发性红色旅游项目为了得到更多资金和政策支持,过度扩建、包装甚至是重建原有遗址,对遗址原貌造成不同程度的破坏,令人惋惜。有些地区发展红色旅游与红色资源保护存在“两张皮”现象,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结合得不够好,各地红色旅游项目雷同较多,重复建设严重,发展后劲不足。

(三)基层专业人才队伍薄弱,专业素质有待提升。福建省从事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的专业队伍还比较薄弱,基层缺乏专业的从事红色文化宣传、保护和利用的从业人员。譬如,宁德市区专职文物管理工作人员(文化遗产保护科)只配备 1 个编制,且无专项经费。许多红色文化遗址纪念馆讲解员无专业背景,革命历史知识贫乏,缺乏业务培训,只会看展板背书式讲解展板内容,讲解内容缺乏吸引力和感染力,不能满足高层次的文化需求。在红色文化产业开发方面,缺乏一批文化修养高、创新能力强、懂经营、善管理的综合型人才。有些革命老区红色文化遗址和红色博物馆、展览馆陈列的革命文物取材不真,存在滥竽充数的现象。总体来看,相关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难以适应当前红色文化保护传承工作的需要。

(四)保护经费普遍短缺,维护运转资金不足。福建省红色文化遗址众多,层次差别较大,除被公布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有稳定的经费来源外,大部分没有固定维修经费,资金保障缺口较大。许多现存的红色文化遗址,除少部分属县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受到保护外,大部分均未报批,未列入保护管理单位,因而未被挂牌标示,导致其管理保护不论从体制机制上,还是从保护措施、保护方式上都受影响。有些地方领导认为投入红色文化遗址保护资金不直接产生经济效益,没有将保护经费列入政府预算。有些地方虽然列入财政预算,但杯水车薪,难以满足需求。有些革命纪念场馆多利用旧址作为展厅,陈列设施落后,缺乏科学管理,每年需要一定的维护和运转资金,面临的实际困难较大。在红色旅游开发方面,以闽北为例,除了武夷山市大安、赤石景区有少量资金投入外,其他红色景区建设资金仍然相当缺乏。

(五)基础设施不完善,配套服务待提升。大部分红色文化遗址分散在交通不便、偏远的农村,且大部分遗址为土木结构,基础设施不完善。有些列入红色景区景点的红色文化遗址配套干线公路、景区内道路状况差,可进入性差,很难吸引游客参观;有些红色文化遗址年久失修,供水、供电等设施不完善,缺乏完善的消防网络和有效的火灾预警和救助体制;有些红色文化遗址虽已开发为红色旅游景区,但缺乏专业工作人员和配套服务,既不能满足现有旅游文化需求,又不能满足不同层次消费者的餐饮、住宿、购物和娱乐需求,制约了红色旅游进一步发展。

三、关于加强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工作的几点建议

做好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工作意义重大而深远,既利国利民,又功在千秋,然而要实质性地推动这项工作却任重而道远。目前,福建省红色文化遗址的保护从宏观到微观都还面临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难题。对此,从全局和长远考虑,提出以下建议。

(一)明确各部门职责,加强组织领导,统筹推进保护工作。红色文化遗址的保护工作,由于其所有权类别众多,分属不同的管理部门,这项工作如何开展、保护的职责归属谁,协调难度较大。建议成立省、市一级相应的领导机构,由发改、财政、规划、宣传、文化、教育、民政、旅游、党史等相关部门作为成员单位。与此同时,各地亦应组建相关机构,统一协调、理顺关系、明确责任。建议通过制定有关条例等处理好红色文化遗址保护与地方经济建设的关系,使保护和利用工作逐步走上法制化、规范化和科学化的轨道,严防在城市改造、村镇建设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等过程中毁坏红色文化遗址和革命文物。明确各个部门职责,理顺体制机制;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协调解决有关问题;编制红色文化遗址保护工作实施意见,统筹协调地方红色文化保护与开发利用。进一步整合有关高校和研究机构的研究力量,充实壮大红色文化研究队伍,加强红色文化遗址保护管理人员的党史知识培训。

(二)加强红色文化宣传,提高全民自觉保护意识。加强红色文化宣传,不仅要让全省的党员干部熟知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共福建地方史、家乡党史,同时要在广大群众中,特别要在中小学生群体中加强党史教育,把正确的历史观、党史观根植在青少年群体的内心深处。文化、教育和党史等部门要在红色教材编写、课程设置、活动开展等方面下功夫,共同推动全省人民了解、学习红色文化,形成广大民众自觉关注、参与保护红色文化遗址的良好氛围。依托中央和省市主流媒体,综合运用报纸、广播、电视、新闻网站及微博、微信、客户端等多种媒体平台,以重大革命历史事件发生纪念日、重要革命人物诞辰纪念等为契机,开展富有地方特色的红色文化主题宣传,效果事半功倍。

(三)讲好福建红色故事,实行精品工程。红色文化遗址是生动的党史教材,凝聚着深刻的革命内涵,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社会价值、人文价值和教育价值,是宝贵的精神财富。要把福建的党史、近现代革命史讲深讲透些,福建红色故事深入人心,红色形象就突显出来了。譬如,《绝命后卫师》在中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带来的是全国观众对福建在红军长征中历史贡献与作用的新认识。目前,红色文化的宣传需要深度挖掘鲜活生动的革命历史故事,组织省内外知名作家深入革命老区采风,创作更多富有思想性的红色题材的影视、文学、文艺作品在全国打响,将福建的红色文化品牌更好地宣传到全国各地,提高福建红色文化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对一些重大红色文化品牌建设的课题,可组织省里或国家级层面的专家联合攻关。

(四)积极抢救红色资源,保护利用兼顾。红色文化遗址保护工作,如果没有经费支持,只能是纸上谈兵。福建作为红色资源大省,在经费上要予以倾斜,用于全省濒于损毁的红色资源的抢救保护,特别是用于那些既有重要革命历史意义、又未列入文保单位和缺乏任何资金来源的红色文化遗址的抢救保护。各地有关部门要明确重要红色文化遗址的保护主体,建立责任追究机制,将全省红色文化遗址统一挂牌或立碑,将其保护工作纳入《福建省文物保护管理条例》等地方性法规,依法依规保护好红色文化遗址。

(五)做好保护开发规划,科学发展红色旅游。福建是红色资源大省,有许多红色文化遗址与风景名胜融为一体,为红色旅游的发展提供了载体。近年来,一些地方注重从红色文化遗址中开发旅游资源、打造红色旅游精品线路和品牌,成为当地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建设的重要手段。红色旅游开发与红色文化遗址保护要有机结合,切忌不尊重历史原貌而过度开发盲目建设。红色文化遗址大多历经战火洗礼和风雨沧桑,保护利用要坚持科学规划、修旧如旧,将红色文化遗址的保护与发展红色旅游结合起来,全方位地对红色文化遗址进行研究、挖掘、整理、提炼、整合,充分展示浴血奋斗的中国革命史。与此同时,要加强基层红色旅游服务人员培训,定期举办红色旅游讲解员导游员培训班,规范党史的介绍和解说,将红色旅游的文化内涵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结合起来,弘扬永不褪色的革命精神,杜绝戏说歪说。

(六)创新管理办法,完善保护举措。福建省老区苏区分布较为广泛,红色资源丰富,许多地方都面临如何保护利用好红色文化遗址的问题,但如何保护利用好红色文化遗址,各地情况又有所不同,涉及到产权归属问题、主体责任问题、维修经费问题、保护利用问题等,应出台因地制宜的政府规章来保障保护措施的有效执行。三明市制定的《三明市红色文化遗址保护管理办法》是福建省首部专门针对红色文化遗址保护利用进行立法的政府规章,是一个在保护实践中的创举。各地市可以借鉴三明市的有关经验,大胆创新管理办法、思维理念,完善保护举措,尽快出台与当地情况相适应的保护与管理办法来规范各方的责权利,使红色文化遗址保护迈入规范化、制度化和常态化,进而提升福建红色文化的影响力。

CopyRight@ 大神彩票苹果版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